《外公兵法》自序

Back to 新闻中心
Post Date: 05, 2018

《外公兵法》自序

以下这四个故事促使我写这本《外公》(又名《神童兵法》)。

  • 杨振宁教授(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

杨振宁曾说,“我小时候就读很多《唐诗宋词》,妈妈当时要求一天背一首,后来大一点就背《孟子》。父亲每天用一个小时来教我《孟子》,教了一个半暑假,把将近三万八千字《孟子》从头到尾都背了。

我读了《孟子》就知道中国人的思维方式,这对我这一生的思路有非常重大的影响,远比那时候我的父亲找一个家庭教师,教我微积分要有用得多。”

 

  • 杨元宁

在外人眼中,她出身豪门,是台湾被称为“经营之神”王永庆(首富)的外孙女,父亲杨定一就是长庚生技的董事长。杨元宁16岁就出版了7本儿童读物,17岁便为“纽约时尚周”走秀,18岁进入哈佛大学就读,修习生物学与东方哲学双学位,并在大学二年级时,就修完哲学系的应修课程。

她的聪颖,主要来自其父亲的特殊训练──朗诵中国古典文献。身为科学家与医师,她父亲在研究儿童脑波时发现,朗诵古文时,儿童脑波的状态与静坐时一样,脑波彼此平行如一道巨大的雷射光波,不仅代表着深层的解放与冥想,更是让大脑发挥创意(开发大脑)的必要条件。

至于为什么要挑选古代圣哲的著作呢?他认为这是让孩子们直接与大师对话,让孩子从小诵读这些有永恒价值的书,这就如同师从贤哲,从人生的第一步,就站在文化巨人的肩膀上,从高起点展开人生。他更要求带领朗诵的大人不要解释字义,让孩子自行去了解,而这些经文也不至于因为大人的解释而扭曲原意。

从6岁起,杨定一就带着她与两个弟弟读经书,从孔子、老子到佛家思想,杨元宁笑笑说:“小时候这样读古文只是感觉到好玩,但那些文字好像有生命,在不同的情况下,它会跑出来解释自己。”

 

  • 毛泽东

“我八岁那年开始在本地一个小学堂读书,一直读到十三岁。白天我读孔夫子的《论语》和“四书”,读了六年,能背却不懂。”幼龄的毛泽东,生得虎头虎脑,聪慧过人,深得外公外婆的欢心,因此八岁之前,一直在外公家寄居。外公家是个大家族,设有家塾(学堂),童年的毛泽东常去旁听,里边学生在背书,他听过就背下来,还能写字。背古诗,常常引起大人们的惊喜。毛泽东八岁被接回韶山读书,先后断断续续在好几个私塾读古书。发蒙伊始,最常见的课本是“三、百、千、千”,即《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诗》,还要加上《增广贤文》和《幼学琼林》等。这类书,行文比较通俗,有的还押韵,易于上口,便于记忆,把儒家思想的自然观、伦理观、道德观和价值观都融汇其中,既生动活泼,又通俗易懂,因而在民间成为传播文字的最好中介。毛泽东小时候,也从这些书里获得知识,并养成终身读书的习惯。他酷爱读书,相信便是由此而来。

毛泽东在广博无垠的书海里游弋一生,对毛泽东来说,读书是一种精神力量,是一种生活常态,是历史赋予他的责任,读书更是为了配合伟大的理想。此也印证,读再多的书,也不会变成书呆子。读书唯有越读越聪明,越能像巨人一般高瞻远瞩。

他博览群书,真固是千古一人。单在中南海目前留下来的毛泽东藏书便有10万册以上。他研究的重点是马列,哲学和历史,特别是学术性的。

 

上面三则故事说明,越是熟读经典文献,则越能出人头地,直到永远。不过,在朗读方面,他们三人的涉及,都没有经过如我们一般的筛选,在取舍方面,也没有如我们一般的要求。若是,在7岁之前,没有经过天天读上8个小时的培训,或是没有把朗读当成是演讲式的看待,那是不足为训的。更为重要的是,在有生之年,也要如孔子所说的,“学而时习之”。总的来说,此书志在超越前人的视野,此是一部彻头彻尾的成功学。当然,终身不懈的奋斗,远大的志向与豪迈的气概,还要加上如孙子所说,“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那才是终身的奋斗学,必成大功的绝学。但关键在于前瞻性的学前教育。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再精心的挑选,也难免疏漏,此书的精要,大都是有助于提高朗读与口才训练的文学作品,这已远远超越上述三则故事的微言大义。此类书籍的出版,也许,是一个标志,指向未来时代的发展方向。

我毕生从事成功学研习,本书内容经得起时代的考验。这是一本“巨人的教科书”,但追求成功要有钢铁一般的意志,终身坚持。为学之道,就在于终身学习。

孩童的领悟力与学习承受力,都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这段年龄,大脑吸收能力强,也能承受“魔鬼式”的训练。故此,要把您的孩子在10岁之前,打造成器,这是毋庸置疑的法则。

父子之间若是以这本书作为互动的陪读,可奠定两代之间的亲密关系。这是我撰写本书的终极目的。

另外,促使我写此书的动力,是以下这则故事:

1991年1月17日,当美国攻打伊拉克的战争爆发后,因为事态重大,全世界都屏息以待,几乎全面停顿下来,以观看这场战争的进展。当时新加坡的电视与平面媒体,都未达到先进的水平,于是,在战争爆发后的第二天,我便乘搭苏联的客机飞抵法兰福克,这座德国的商业城市。我下榻的酒店,是一间位于市中心的三星级酒店,从房内的电视便可收看到所有的英文节目,市街上还有许多英文日报,足够我作为参考与写作之用。因为那场海湾战争的影响所及,那100个房间的酒店,只住了两个人,除我以外,另一名是70岁的犹太先生,他是一位退休的飞行员。那星期的每晨,用免费早餐时,我们便会搭讪起来,无所不谈的。有一个早上,我抓紧机会请教他:为何犹太人都那么优秀?他不假思索地说:世界各地的犹太人,不论身处何方,每天早晨5点起来,都要朗读一遍犹太经,是希伯来文的。这也是说,犹太人从小便念这本传统的经典,终身不辍,因此,犹太人都是深谙其母语的。每天朗读圣经,这是犹太人的传统习惯。于他来说,犹太人便是如此打造出来的。聆听了这位老人家此段的肺腑之言,顿时我想,中华民族是否也应该像犹太人那样,每天早上起来,都念我们中文版本的文献呢,这是肯定的。27年前这则故事,让我下定了推动人生学的决心,也是本人编撰此套《外公》的源动力,这是何其伟大的启发。其实,每个民族都可效尤,我们有更宝贵的文献,所以当我爱孙出世后,以10个月的时间,完成了这个愿望,由此传子教孙,并希望我们的文艺复兴早日实现。通过朗读文献(此为范本),可使中华儿女,皆成英豪。朗读呀,朗读,伟人的习惯。

此是一份祝福,一份期许。是为序。

吕罗拔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