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兵法》文章作法的成就

Back to 新闻中心
Post Date: 05, 2018

《孙子兵法》文章作法的成就

2016年5月12日,本人出席了在苏州相城举办的孙子兵法峰会,盛况空前,并得悉该机构把每年5月12日定为《孙子兵法》的诞生日,也就是象征孙武子把《孙子》递呈给吴王阖闾的那天。有关孙子的整个故事,是神秘不过的,也就是神龙不见首尾一般。关于孙子的成书日,那是无从考究的,如此认定,是有必要的,此对故事化与形象化来说,有了明确的依据。据说,孙子诞生至今已有2563年,虽然都是假设的,却无可厚非。本人研读孙子学已超过60年,为了敬仰这位兵圣,特别是他在文学上的成就,对此加以评述,仅作为,追随骥尾的志愿,续而把它的文献价值发扬光大。

 

有一回,在新加坡一场孙子兵法讲座会上,有出席者提出一个问题,他说:“大家都晓得,孙子在军事哲学上的成就,是无与伦比的,但我觉得他的文章与众不同,不知道他在文学造诣上,是否也占有一席之位呢?” 本人在回应此问题时,便从语言艺术方面加以分析,并认为孙子的文章是承继《易经》和《尚书》的散文形式,而做出演绎的。其实,它是战国末叶《荀子》和《韩非子》等高度成熟的议论文,演变过程中的主要根据,是先秦诸子散文发展史上,承先启后的优秀理论文字。近日,我又细读了《孙子》数遍,觉得他的语言形式明快刚健、简粹流畅,表现了古代汉语的纯熟和精炼的用法。但,他优美的文词,却被其卓著的军事才华所掩盖,为此,本人试浅释孙子的语言艺术成就如下。

 

 

逻辑说理 明确透

春秋战国,先秦诸子,百家争鸣,著书立说,雄文迭出,创造了中国古典散文史上的第一个黄金时代,孙子对此风气的造成,相信不无影响。据说那时每家都藏有《孙子兵法》这部著作。孙子是春秋末期杰出的军事理论家,他总结前人的战争经验,从实践中概括出理论。他的文采,不像庄子,善用寓言阐述哲理,行文汪洋恣肆,恢弘奇诡;也不像老子的喜讲玄览静观,阐述 “道” 的奥秘,作出恍兮惚兮的描绘;当然,也有异于儒家讲究“温良恭俭让”,含蓄委婉,理懿而辞雅。孙子的文章注重功利,从军事斗争出发,独抒己见,讲究实际效用,注重客观事物的剖析。孙子文章的特色是纵横参议,精炼紧凑,文句整齐,气势磅礴,总能抓住问题的核心,作反正、虚实、利害、强弱、劳佚、治乱等方面的分析,论点明确,论据充分,论证周密,说理透彻,富有逻辑性。

 

 

善用比喻 深入浅出

在修辞学上,用具体的、浅显的、生动的、已知的事物去描写或说明抽象的、深奥的、平淡的、陌生的事物,这种语言表达形式叫做比喻修辞格。运用比喻,可使语言具有具体性和实感性,避免直通通,平淡单调。例如《诗经》中,用 “柔荑”比喻纤纤玉手,用 “凝脂”比喻女子嫩滑的肌肤,用 “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比喻说明抽象的“恐惧心情”,使人们能体会这种战战兢兢的心理。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说:“世界上只有比喻大师最不易得;诸事皆可学,唯有比喻这种修辞方式实在不易为,是天才的标志。” 孙子善于运用比喻来说明抽象的理论。他能通过比喻的分析、解说,把问题说得一清二楚,层次分明。由此可见,他的确是一位善用比喻的能手。

 

在 《军争篇》中,孙子说:“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其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这是孙子提出的6项军事行动,说明一个重要概念,就是用兵要随着军情的变化而调整自己的军事行动;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动静相辅;徐中有疾,疾中有徐,疾徐转化。以风火雷震来比喻动,以山林阴晦来比喻静。“不动如山” 和 “动如雷震” 之间蕴含着辩证关系。

 

孙子讨论 “形” 和 “势” 问题,也用了非常贴切的比喻来说明抽象的道理,很具说服力。就如,“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形也。” 以白话文来说,就是实力强大的军队,它的胜利就像在八百丈的高处决开溪中的积水一样,无可抵挡,这就是军事实力的形。 “若转圆石于千仞之山,势也。”善于指挥作战的人,所造成的那个有利的态势,就像转动圆石,从八百丈的高山上一滚而下,这就是势。

 

 

言之有文 行之自远

三个或三个以上结构相同,字数相近,语气连贯和意义相关的词句,排列在一起,用来阐明道理,反映事物,表达感情的一种修辞方式,叫做排比。例如,《论语》中的“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老子》中的“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这两句是先秦文字的排比句。孙子注重文章内容的锤炼,常用排比句来解说道理,句法念来顺口,语势强劲,增加了文章的感染力。

 

孙子在《计篇》里提出诡谲战术,即是 “诡道十二法” 。他一连用了多个排比句,娓娓道出了军事家出奇制敌的奥秘,高度概括了军事上用兵作战与作诈的关系。他说:“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进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绕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难之。攻其不备,出其不意。” 孙子这段排比句,句式整齐,音节匀称,铿锵有力,概括精辟,形容生动,把道理说的明白透彻。孔子说:“言之无文,行之不远”,《孙子》的理论能成为不朽,当然与其文章的优美大有关系。“十二诡道” 作战法,在战争实践中,行之有效,已成为军事家用兵定计的理论根据。

 

 

一句一理 如串八宝

孙子的文章简粹,善于抽象说明。贯穿《孙子》十三篇,运用了许多精炼的修辞来阐述深奥的思想,语意明确,句式整齐,一气呵成,了无斧凿痕迹。南宋学者李耆卿著有《文章精义》一书,评述先秦、两汉、唐宋名家文章。他对孙子的文学成就给予很高的评价,他评点孙子的文章有精到之处。他说:“《老子》《孙武子》一句一理,如串八宝,珍瑰间错不断,文字极难学,唯苏老泉数篇近之。” 真是鞭辟入里之论。后人有谓:“兵以文传,文以兵著,兵文并茂,相形益彰。” 诚乃至公至确之论。我读《孙子》60年,固然是由于喜欢他的军事才华,另一方面,亦由于倾倒于他的文采,百读不厌。

 

结构紧凑 干净利落

《孙子》是一部无比灵活的战略理论,在人生学上也有许多辩证的用法;它更是一部无可多得的文献,供人鉴赏的极品,它也被称为“天下第一奇书”。它是散文体,但却很有音韵美,所以读来朗朗上口,令人爱不释手。它的文章做法与修辞造诣,如果再加上那结构之美,它可说,已是天衣无缝的经典。虽然在全书中出现几处或多或少的重述。在错置方面,如火攻篇的后段,“夫战胜攻取,而不修其功者凶,命曰费留。故曰:明主虑之,良将修之。非利不动,非得不用,非危不战。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怒可以复喜,愠可以复悦;亡国不可以复存,死者不可以复生。故明君慎之,良将警之,此安国全军之道也。”此段写的异常精彩,有令人拍案叫绝之妙,可惜和主题不衔接(离题了),这是否可说是“自古文章多败笔”,但瑕不掩瑜,不足为憾。

 

既形象化又具体化

孙子学最为可贵之处,是在于它那辨证上的思维法,在抽象与联想的哲学领域,可使人做无穷的发挥。但,本人最喜欢的是它那精湛的格言体,整本书都好像用格言串成的,所以铿锵有致,句句都能把文义锤定,所以能传世。就如毛泽东那游击战的十六字诀,“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又如孙子本身在虚实篇中的,“故策之而知得失之计,作之而知动静之理, 形之而知死生之地,角之而知有余不足之处”。这都是格言的体裁,不但形象化,也一言道尽,易于铭记。如此的文章做法,便应该是孙武子在兵家文学上的标志。好紧凑,干净利落。

 

读《孙子》要靠领略,做事要靠因应的,战略要名画深图。它是一门智慧学,叫人越读越聪明,它有传世的永恒价值,我们要边学边用,它是无所不涵盖的,我们读书只要,第一,以它为师,第二以它为友,第三,以它为徒。这才是我们终极的步骤,而不是单单沉迷在它文献上的鉴赏,此方面,它太诱人了。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