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罗拔与《孙子兵法》的一世情缘

Back to 新闻中心
Post Date: 09, 2016

吕罗拔与《孙子兵法》的一世情缘

在新加破、马来西亚和中国,吕罗拔先生称得上一位传奇人物,半个世纪以来,他痴迷于学习、应用、研究、弘扬孙子兵法,被称为海外宣讲孙子兵法第一人。

海外孙子兵法研究与宣讲第一人

吕罗拔先生是马来西亚孙子兵法学会的发起创始人,新加坡孙子兵法国际沙龙主席。1939年,吕罗拔出生在马来西亚怡保市。12岁时,老师讲的“张良读兵法”故事引起了他对中国兵书的浓厚兴趣,便买来《孙子兵法》认真阅读,并从此开始了对孙子兵法的学习研究。几十年来持之以恒,坚持不懈,可以说已达到痴迷的程度。
吕罗拔对《孙子兵法》的痴迷不仅源于他对中国文化的热爱,也因为《孙子兵法》中蕴含的军事哲理对他的经商管理与人际关系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帮助他塑造了一套独到的成功学。40年前,在吕罗拔先生的青年时代,帮他赚到第一桶金便是《孙子兵法》。那时,新加坡要建设第一个巴士转换站,并在完工前开始对大堂内的两个杂物摊位进行公开招标。那时,因为大众对这个地点并不了解,因此并不是一个热门的招标地点。但是,吕罗拔凭借对新加坡政府建设的了解,意识到这将是一个黄金地带,便目标明确地出高价一举拿下,取得了高额利润。对此,吕罗拔先生称这是应用了孙子兵法中的“避实攻虚”原则,即以石击卵,“胜己败者也”。在这之后,吕罗拔遵循孙子兵法的乘胜追击的策略,得到了其它巴士与地铁站的商业店铺,大获成功,顺利地赚到了他的第一桶金。此后,吕罗拔还于1975年承包了新加坡航空公司的职员餐厅,并创立了新加坡吕罗拔有限公司,历任新加坡商联总会名誉会长。

1989年,吕罗拔在海外通过新华社报道,得知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成立的消息,便马上着手在马来西亚成立孙子兵法研究会的筹备工作。1991年,吕罗拔等一批孙子兵法的爱好者聚会吉隆坡联邦酒店,召开第一次筹备工作委员会,组成马来西亚孙子兵法学会筹委会,选举吕罗拔为主席,马来西亚孙子兵法学会也成为海外第一家研究推广孙子兵法的学会。学会下设讲学组、出版组、研究组和推广组,旨在通过有效途径和系统的研究,学习《孙子》兵家韬略,传授知识,以文会友,把研读《孙子兵法》的风气普及推广,使更多的人从《孙子兵法》博大精深的智慧中受益。学会成立不久,举办了第一届《孙子兵法》导读班,由吕罗拔等人担任主讲,吕先生也由此开始了他的孙子兵法宣讲之路。之后,马来西亚孙子兵法学会会刊《兵法世界》创刊号出版。《兵法世界》的出版,大大推动了孙子兵法在海外的普及和影响。学会成立多年来,工作日趋活跃,常年组织讲学班,并刊印供学员研读的袖珍本《孙子兵法》和《孙子兵法散论》。2005年8月31日,大马首家孙子兵法网站正式推出,开始通过网上学习进一步推广《孙子兵法》。

25年来,吕罗拔先生先后出版了中英文对照《孙子兵法教本》等5本书籍,发表在新加坡报刊上的相关论文超过70篇。他每月还在新加坡中华大礼堂开讲《孙子兵法》,累计演讲次数已超过700场,在当地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可谓当之无愧的“海外孙子兵法研究与宣讲第一人”。

与中国将军们的友情与交往

吕罗拔先生的孙子兵法研究不仅在海外受到民众与专家的热烈欢迎,也受到了包括中国孙子兵法研究泰斗级人物郭化若将军等一批中国国内专家学者的关注,并与多位研究孙子兵法的中国将军结下了深刻的友情。
郭化若将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最早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系统研究《孙子兵法》的学者,是现代中国威望最高的《孙子兵法》研究专家、杰出的军事理论家和教育家,也是毛泽东的军事高参和属意的兵法传人。抗战时期,郭化若便曾在毛泽东的特派下在延安抗日军政次学主授“战略学”课程,宣传古兵法,并之后多次就《孙子兵法》及其战略思想作专题演讲。郭将军一生与《孙子兵法》结缘,并且始终没有停止对《孙子兵法》的研究。即便在老骥伏枥,担任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名誉会长之时,郭将军也不断有新的研究成果问世。毛泽东对郭化若将军曾有“古有孙子,今有郭子”的评价,周恩来也评价称“郭化若将军在中国军事理论界的地位应该和郭沫若先生在革命文学上的地位相当”。

吕罗拔先生与郭化若将军的友情源于二人对孙子兵法的同样痴迷和热爱。1991年,吕罗拔等一批孙子兵法爱好者受中国大陆成立孙子兵法研究会的鼓舞,在马来西亚成立孙子兵法研究会之时,便受到郭化若等众多中国大陆孙子兵法研究专家、学者的关注。同年,郭化若将军得知吕罗拔主办的《兵法世界》出版后,欣然为《兵法世界》首刊献辞并题词。彼时,吕罗拔先生56岁,而郭将军则已90岁高龄。老前辈的关怀与鼓励让吕罗拔先生倍感振奋,也更坚定了他学习推广孙子兵法的决心和信心。每当谈及此事,吕罗拔先生都兴奋异常:“虽然那段时间很短,只是两次的联系,但却是我本人一向的惊喜与怀念。”虽志趣相投但始终未能与郭化若将军一见,也成为吕罗拔先生人生的一大憾事。

尽管吕罗拔与郭化若将军从未谋面,但他与中国历届孙子研究会会长会议及研究孙子兵法的将军们保持着深厚的友情和交往。吴如嵩将军曾是郭化若将军在军事科学院工作时期的助手,现为博士生导师、学科带头人,军事科学院专业技术职务评定委员会委员、学位委员会委员,任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副会长,少将军衔。同为孙子兵法爱好者的吕罗拔先生与吴如嵩将军在一次孙子兵法研究会议上相见后一见如故,两人惺惺相惜,从此成为了20年的故知与挚友。吕罗拔对吴如嵩将军关于孙子兵法的研究十分推崇,不仅多次向他请教问题,而且认真反复研读吴将军论述孙子兵法的相关著作。出于对吴将军学识的钦佩,吕罗拔先生还一度希望让自己的女儿来中国随吴将军学习孙子兵法,惜最终未能成行。吕先生曾回忆道,自己在进行孙子兵法公开讲学的最初5年里,必会翻阅吴如嵩出版的《孙子兵法校译》一书,把题解的每字每句及有关出处都弄得一清二楚,方可上台讲演。正是这种彼此之间的欣赏、敬佩与尊重,使吕罗拔先生与吴如嵩将军的跨国友情之树多年常青。

除了吴如嵩将军,同在军事科学院工作的于汝波将军也是吕罗拔先生的挚友。于汝波将军1969年毕业于南开大学,后历任某部政委、军事科学院中国历代战略研究,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少将军衔,担任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副会长,享国家特殊津贴。2001年,于汝波将军与几位学者前往马来西亚各地作巡回讲学,期间与吕罗拔先生结识,并赠予其军事科学院出版的20多册著作,二人成为了关系密切的好友。吕罗拔先生多次感叹,于将军与他本人是“天涯若比邻”的关系,虽然身处两国,却在精神层面上彼此支持对方,让吕罗拔先生深感其正统的渊源与真挚的友情。

2016年吕罗拔再访中国期间,与山东省军区原政治委员、山东省委原常委,山东国际孙子兵法研究交流中心主任赵承凤将军重温了二人多年的情谊。赵承凤将军不仅是孙子兵法研究专家,还是一位青铜器收藏家。这次吕罗拔先生访问济南之时,赵将军热情地将自己珍藏的青铜鹿雕取出与吕先生共赏,并兴致勃勃地吟诵了《诗经•小雅•鹿鸣》中的诗句:“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随后,二人还一起鉴赏了赵将军收藏的古代兵器,讨论了孙子兵法的一些章节。赵将军对中国古代文化的博学与豪爽好客的性格令吕罗拔先生极为赞赏,二人相谈甚欢,重叙了多年的友情。之后,吕罗拔先生还向山东国际孙子兵法研究交流中心赠送了他的新作《孙子兵法教程》和《兵法•事业•人生》,并被特聘为山东国际孙子兵法研究交流中心海外特邀高级顾问。

走进大学讲堂的吕罗拔教授

为了推动马来西亚、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孙子兵法研究的开展和普及,吕罗拔还与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孙子故里山东和《孙子兵法》诞生地苏州保持了长期的联系和广泛的交流。中国举办的国际性的孙子兵法学术会议他每次必参加,并邀请中国孙子研究专家学者到马来西亚交流,在巡回讲学中推动大马兵法研究的广泛开展。其中,山东省济南市曾举办过三次“孙子兵法应用论坛”,吕罗拔每次都亲临参加并发表主旨讲演。他以一位应用孙子兵法而致富的成功商人的身份,讲解如何在商战中灵活运用孙子兵法,引事说理,言辞生动,引人入胜,大受欢迎。

现在,吕罗拔先生对《孙子兵法》的研读和宣讲已经从民间走进了大学讲堂,成为山东大学、浙江大学、南开大学、中国人民大学、苏州大学、四川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等23所大学的客座教授。比起老板、会长这些称谓,他更喜欢别人称呼他教授。

2016年5月,已77岁高龄的吕罗拔先生再次来到中国,在山东济南,除了与山东孙子研究会的领导等会面外,吕先生最想走进大学讲堂,为大学生宣讲孙子兵法。他如愿以偿在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为大学生作了题为“《孙子兵法》精髓与应用”的精彩学术讲座。讲座选取《孙子兵法》中的十条名言警句作为讲座的切入点,结合世界形势和现代企业战略理念逐一进行解读,并结合自己的人生阅历,给在座大学生提出了创业指导。吕罗拔指出,《孙子兵法》不仅是世界上最有永恒价值的成功学,也是最有价值的智慧学。书中所蕴含的“立于不败之地”的法则,即便在数百年以外仍然可以被人们沿用。他讲课时,喜欢与同学们互动,回答同学们的各类问题,在一问一答中碰撞出思想的火花。他的讲课深受大学生欢迎,他也从中得到极大的满足。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吕罗拔教授第三次步入山东大学的讲堂了。

“一带一路”构想体现了《孙子兵法》全胜思想

近年来,中国政府推出了由“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组成的“一带一路”项目。这一经济框架旨在连接东亚和欧洲各经济体,将穿越亚洲、非洲和欧洲三大洲。目前,包含44亿人口6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都对参加这一项目表示出兴趣,预计经济产值将达到21万亿美元。然而,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中国威胁论也在一些国家的舆论中逐步呈现出来。对此,吕罗拔先生从《孙子兵法》应用的角度出发,表达了自己的不同看法。

吕罗拔从孙子兵法的战略思想层面入手,从宏观角度对“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进行了分析,认为这一战略着眼于中国经济的长期可持续发展,而不是只顾眼前利益,是中国运用《孙子兵法》所下的一盘妙棋,堪称围棋中的高手。吕罗拔认为,习近平2012年上任后面临着三大挑战:一是反贪,需清明吏治以巩固政权;二是经济脱胎换骨,以打破发展机遇的瓶颈;三是要突破围堵,以消除美国背后布局下中国的多面受敌。其中的前两项,在习近平上任后已立即推动实施。第三项,则在习上任半年后开始布局。具体而言,便是2013年5月中国政府宣布的“一带”(西向的陆上丝绸之路带)与同年10月宣布的“一路”(面向二十一世纪海上丝路)和亚投行项目。
“一带一路”项目推行的大背景是多年来美国对中国发展的警惕与防备。尤其是近几年,美国一意孤行,执意把中国当成战略对手,强力联合日本,拉拢菲律宾、越南、印度、缅甸、蒙古等中国近邻包围中国,并在东海、南海鼓动操纵日本、菲律宾一再挑起事端,其目的就是试图扰乱中国的发展步伐,遏制中国的和平崛起,维持其世界霸权地位。面对这种严峻形势,吕罗拔认为,中国政府的对策充分表现了孙子兵法的智慧。在世界经济还是由美国为首的西方经济发达国家操控的情况下,中国遵循孙子兵法的精神,另辟蹊径,避免与对手产生正面的冲突,以迂为直,向西发展“一带一路”,并成立亚投行,用经济手段破解军事威胁,冲破美国的围堵。这样,把自己的资源集中投向拥有区位、人缘、经济等优势的地区,可谓构思精妙,谋局深远,正是孙子兵法中避实击虚迂回战略和“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胜思想的体现。

在准备加入“一带一路”和亚投行项目的国家中,半数以上是中低收入国家,他们急需资金进行公路、铁路、港口、机场、桥梁等基础设施的建设。有专家预计,从现在到未来十年,仅亚洲基础设施一年的投资需求就高达8000多亿美元,而亚洲这些国家自身只能解决4000亿美元,资金缺口巨大。吕罗拔认为,亚投行有如此巨大的市场前景,可以说想不成功都难。也正因如此,中国政府的战略布局如今已经收到了一些正面成效。以亚投行项目为例,在亚投行创始成员国资格确认截止日期前不到20天时,英国不顾百年盟友美国的强力反对,以第一个西方发达国家的身份加入。5天后,美国的另外三位重要盟友——法国、德国、意大利也在美国的抗议下跟进,美国事实上已被孤立。吕罗拔认为,现在崛起的中国和停滞的美国两条势力的曲线已开始交叉,堪称是历史的里程碑。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目前中国政府对《孙子兵法》的应用即“一带一路”构想及亚投行项目已初见成效,但吕罗拔指出,中国政府的最终目的并不是一家独大、称霸全球,而是实现互利共赢、共同发展,进而消除中国威胁论,而这也是中国政府一贯的处事原则。通过对参与项目的国家和地区的投资,中国政府不仅解决了对方想发展经济而缺乏资金的困境,加深了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沟通交流和政治互信,也使自己的经济得到了促进和发展。他认为,“以设立亚投行为例,也许很多人会说:北京设立亚投行,犹如中国过去的一些对外投资,是亏本生意,北京为何还要做?其实,北京的主要意图是战略上的,经济并非此举的最高考量。它不明说,是怕引起不必要的猜忌,挑起中国威胁论。”就这样在无形之中,西方某些国家对中国的围堵自然就可以破解了。对此,吕罗拔先生不禁感叹中国政府“出手不凡,孙子兵法诞生地的中国果然是运用孙子兵法的高手”。

近年来,中国把发展重点放在外交政策以及推行国内各项改革上,已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吕罗拔谈到,过去的38年来,中国以其在全球经济中的非凡表现融入到世界经济之中,实现了发展的飞跃,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世界经济发展的发动机,堪称是独一无二和史无前例的。他坚定地相信,中国在未来的38年里也会相应地实现政治发展进程的提升,从而成为一支重要的全球政治力量。如今,随着“一带一路”项目的推进,中国的发展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作为一名新加坡人,吕罗拔不仅对中国“一带一路”项目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信心,而且认为“一带一路”战略也会给新加坡带来新的发展机遇:“而今,新加坡正遇上中国‘一带一路’的发展契机,无可逆转的鸿运。新加坡向来以《孙子兵法》的理念治国,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更进一步说,‘不读孙子,不可当新加坡总理’。新加坡是海运中心,经济上的桥头堡,得天独厚的宠儿。我们有理由相信,拜此之福,新加坡定能开创‘一带一路’的新纪元。”

兵学与儒学之比较

吕罗拔先生对孙子兵法思想的研究与应用不仅体现在经济方面,也渗透至社会生活层面。在中国社会中,儒学思想已经保持了两千多年的支配地位。对这种现象,吕罗拔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他曾经给笔者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儒学已支配了中国两千多年,儒学到底好不好呢?我可以给您讲这样一件事: 1992年的某一天,我在苏黎士大学的一家餐厅遇上一位老教授,他说他很向往东方的伦理。他的孩子住在街头,他住在街尾,两家人一年到头都不见面,他很寂寞,很茫然。作为教授,他的收入很好,为什么在物质上没有问题还如此苦恼呢?因为人很需要伦理生活。因此我们必须要创造另一个哲学的高峰,这个高峰就是伦理学,而儒家学说讲的就是伦理学。”吕罗拔认为,儒家学说及其蕴含的伦理学思想是极为宝贵的,也是人类社会所必需的,这也是为何西方社会现在对伦理学大力推崇的原因。因此,吕罗拔明确表示,虽然他本人谈兵法,是孙子兵法的推崇者,但他绝对不会反对儒学。他认为,人类社会需要儒学,强调人们千万不能否定儒家的伦理。

在充分肯定了儒家伦理思想的基础之上,吕罗拔对儒家与兵家思想之间的异同进行了比较。他认为,假如人们用“仁”来表述儒学的话,那则可以用“胜”来概括整部《孙子兵法》。“在中国古代的思想学说中,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孙子》中当然也有儒家、法家的思想,也有《易经》的内容。《孙子》不是孤立的,而是融合了中国思想哲学的全部精要。”那么,《孙子兵法》中所蕴含的儒家思想是否完全来源于孔孟之道呢?吕罗拔并不这么认为。他指出,孙子、老子和孔子几乎是相同时代的人,相差在30年之间,因此《孙子》中的儒学思想并非来自于孔子,而是中国兵家思想中早已包含了儒家的学说与思想。

虽然吕罗拔对儒家的伦理思想予以大力肯定,但他认为,儒家思想也有其不足之处,而且人们有必要了解这些不足。“儒家学说最大的不足之处,是你会完全折服在它的修辞学中,这是一种无以超越的折服。久而久之,就会一生都在咬文嚼字。德国哲学家认为儒学没有反思的高度,不能使人用反省去对待问题,或进行创造与突破,这是儒学中最没有哲学价值的部分。因为它只有使你去遵循它的规范,不能跳出它的框框。”在吕罗拔看来,儒家学说推崇的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即各人各有本分,不可逾越。然而,这个框框也会使人们永远生活在既定的秩序当中,这一点在某些西方人看来是愚蠢的,甚至认为读儒学会越读越蠢。吕罗拔认为,这一说法固然有失偏颇,但人们也要认真考虑他们说的是否有道理,加以去芜存菁。他主张将儒家和兵家思想的精华加以糅合,既要有兵家的智慧,也要具备儒家的品行:“兵家是一只脚,儒家是一只脚,二者缺一不可。太过强调兵家是恐怖的,过分依赖儒家也难以生存,这就是我的个人之见。”

(作者:马全勇 王大建)
联系电话:13969112927
邮箱:jjdbmqy@126.com

Share this post

Back to 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