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基雅维里写给密友的私函

Back to 新闻中心
Post Date: 06, 2016

马基雅维里写给密友的私函

本人曾于2014年1月,第二度到意大利佛罗伦斯考察君王论的典故。很偶然的,得到马基雅维里在晚期15年,退居城外10多公里葡萄山庄的地址。游览他当年的故居后,在他雄雅古堡的隔路对面,有一间当年留存的餐厅。在买了两瓶马基雅维里品牌的葡萄酒后,中年的女掌柜给了我一封印件。那是1513年12月10日,马基雅维里致给弗朗切斯科維多里的书信。本人研究君王论已超过18年,对此还是第一回听到有此函的存在。此刻,笔者在第一时间内,把它从英文译成中文,共2489字。同时,更进一步把全书,从英文版本译成中文,同时面世。为了力求尊重原著,所以两者都不加以增删或修饰。此在中文来说,希望有莫大之助。以下是该函的翻译全文。 — 吕罗拔教授

尊貴的大使閣下:上天的恩賜永遠都不會來遲。我之所以如此說,是因為我看來好像是錯失了──或者應該說是誤置了──您的善意。您已良久不曾給我寫信,我正思索那會是甚麼原因。在眾多浮現我腦海的理由當中,除了一個之外,其餘的我都不屑一顧。我擔心您不再給我寫信,是因為有人寫信給您,說我不會妥善收藏您的書函,而我所知的,是除了菲利普和巴哥洛以外,不會再有其他人看過這些書信。我在您上個月廿三日的最後一封來信中欣慰地看出,您正按部就班、默默地執行您的這份公差,而我也鼓勵您繼續這樣做下去,雖然說為他人便利而願意放棄本身便利的人,最終除了失去這些便利之外,絕不會贏得任何人的感激。由於命運極想掌控一切,它期望我們讓它操控一切,並默默地接受它而不給它增潻麻煩,耐心等待它讓人們有掌握的空間時,爾後,您才更努力地去改變宿命,讓我也能夠離開我的農場來到您的跟前。然而,我無法因為想回報您的善意而在這封信中告訴您一些除了我生活中的其他事情。但如果您確定您想跟我做個交換的話,我倒是非常的樂意。我如今生活在我的農場上,但自從上次的不如意之後,我加起來留在佛羅倫薩的時間還不到二十天。我這段時間來都是用雙手捕捉畫眉鳥。天破曉之前我就已起身準備鳥膠,然後駝著一大堆的鳥籠出門,看來就好像格達從碼頭帶回安菲特律翁的書本那樣。我一天至少捉到兩隻畫眉鳥,頂多是六隻。整個九月份我就是做著這份差事。隨後,這個消遣活動很遺憾又奇異地終結了。我下來會告訴您我的生活是怎麼一碼事。我在太陽升起的時候起床,然後來到一個我要修剪的果園,在那兒逗留約莫兩個鐘頭檢查前一天進行過的工作,並和園工們打發一些時間。他們總會有一些關於他們自己或是鄰居的倒楣故事要和我分享。至於果園本身,我會有一千個發生在我身上關於我和弗羅西諾等人之間的美好事物欲與您共享。弗羅西諾不言不語地特地到來向我要幾梱木柴,付錢時卻要從我那兒扣回十個里拉,說是四年前他在安東尼奧圭恰迪尼家打敗我的酬勞。我惹上了麻煩,要起訴這個向我要木柴的車夫偷竊。然而喬凡尼馬基亞維里卻介入此事,最終雙方達成協議。當北風吹起時,巴迪斯達圭恰迪尼、菲利普基諾里、托馬索本尼等人各自向我要了一梱木柴。我答應了他們,送了一梱去給托馬索,但到了佛羅倫薩後卻變成了半梱,因為又被他和他的妻子、僕人及小孩們堆起來了,以便在一個週四他和所有的僕人們棒擊一隻公牛時他看來就好比加布拉那樣。有鑑於此,看到了誰從中牟利之後,我就告訴其他人我再也沒有木柴供應了。他們全都氣壞了,特別是巴迪斯達,說在布拉托真是太倒楣啦。離開果園後,我去到一處泉水,再從那兒到鳥舍去。我口袋裡總會有一本書,不是但丁就是彼特拉克,或是其他一些詩人如迪布魯斯、歐維德等等。我細讀他們的細膩情感和愛,然後回想起自己的經歷,短暫沐浴在這類瞑想之中。隨後我續程前往旅館,並與路過的人交談,問一問他們的家鄉事,也學會了不少東西,瞭解到不同人的不同口味和幻想。來到了晚餐時刻,我和家人們啃著這個貧瘠農場和微小的產業所能提供給我的食物。用過餐後我又回去旅館,一整天下來就和旅館東家,通常還有一名屠夫、一名廠主和兩名爐工們粗俗地玩著牌戲,間中冒出整千次的爭執和無數的惡言相譏,通常都會為了一兩分錢而大動干戈,甚至遠在聖加西安諾也可聽到我們的嘶叫聲。就因為這些瑣事我的腦袋還不至於發霉,同時也滿足了我的這個霉運,樂於讓它繼續引領我走下去,看看它自己羞不羞愧。到了傍晚時分,我回到自己的家,踏入書房前,總會在門口脫下當天穿著的沾滿泥濘和灰塵的衣物,再換上華麗整潔的服裝(进行写君王论)。

以上只是1400字,全函共有2489字,其余的将在本人2014年8月出版的《君王论 评述》全文刊出。这也是效法马基雅维里在函中末端所说的:为免被他人盗窃(骑劫)。此中文翻译至目前为止,应该是独一无二的。请垂注。

Share this post

Back to 新闻中心